I'm a C-O-double-M-O-N.

[双黑]要紧是一起消夜

沪漂AU(嗯?)

---------


中原加班到九点钟,在小区门口小食摊打包一份生煎,踮脚穿过污水横流的巷子,阴沉沉回到三楼自个儿家。他费力推开门,屋里灯光大亮。

已经退租两个月的前室友太宰盘腿窝在沙发上,咔嚓嚓嚼他最后一包原味乐事,电视剧里无聊连续剧开到最大音量。

“矮子回家啦?” 太宰从薯片里空出嘴巴问候他。

中原中也没好气地踢开鞋子踩上拖鞋。两个月前他告诉太宰,他打算辞职————没找好下家,只是现在的工作实在费心劳神又不得甜头。可太宰紧接着就毫无预兆地退租,水电伙食费一下子压回中原头上,连带少了每月可观的房租收入。存款应付不来,中原只得被扣回可恶的工作岗位上。“钱...

别闹海

很久 很久不见啦

这是关于哪吒的一点瞎逼逼

不好意思打tag///


***


2006年夏天,哪吒死了。


邵宸北当时没能反应过来这是怎么回事。没人明白。就好像每一个苟延残喘的糟糕大学生乐队,挨了现实一记闷棍,就散了。他们想不通的是,哪吒实在太过短命,也太好。胡同口左拐的那家小火锅店关门了,老板收拾铺盖回了老家。邵宸北回学校取东西,经过路口的时候一阵北风刮过来,还是挟着几分火锅料味儿。他们有一次在那里喝多了,小胖一路搀着他回宿舍,两人走得歪歪斜斜,每一步都踩着脑子里缠绕纠葛的旋律。一个十字路口那儿有两个外国人,坐在马路牙子上,脚边散落着易拉罐。他俩特别大声地唱,Don...

雨大,泥多,冷,挤。
德森甩头发,底下尖叫;德森甩话筒,底下尖叫;德森说写写!底下尖——叫。不插电Obsession坐在雨里唱,身上的衬衫被雨水全部淋湿,都透明了///
德森太可爱了,抱抱德森。

除开没有德森,混凝草好玩多啦!场场蹦迪,场场跳舞。太能蹦了这些人,整个儿就一八百平大迪厅。DIE DIE DIE的主唱宝宝跳下台来唱,小姑娘都叫疯了。后来是保安给他抱回台上去的。跳下来容易爬回去难嘛。
Health赛高。一些狗男女甚至在底下跳起了探戈。
单身的都在远处躺着。

挤到前排,被挤得再也回不去。太阳下山了还没有做好换场衔接。混乱得要死,然后突然爆炸一样地欢呼,听到好多男孩子激动地大叫Thom!Thom Yorke!Thom!I LOVE YOU!
然后他悠悠地站在那里,安抚说Fine great. I'm here.
虽然语调仿佛神经病,但是莫名很安心。

然鹅第二天在东京唱了Creep. 我们就没有Creep!不给我们Creep,干嘛要装可爱欺骗我们!

[猴草]Share the Separation(环太AU)

虽说是环太AU但是机甲上线率很低

而且为了开Cherno Alpha和看雪 地点强行定在了俄罗斯

我也不造我干哈呢(摊手)噢第一次写这个cp是吃了一个可爱的GN的安利 有些忐忑 先说抱歉 凑活看哈

习惯性一发完




Share the Separation


Gareth Bale/Aaron Ramsey

一点点隐Aaron Ramsey/Jack Wilshere


“你,Aaron,你下一个。”教官指了指场边抱着手的金发青年。Gareth啐出嘴里的血味儿,朝那边望过去。名叫Aaron的人点点头,摘下手腕上的腕带塞进口袋,细...

噢我天他们这张好 屌 噢

出不来了 救命啊

可以,你威很行!

哦!厂厂!
比我的省二统成绩还糟😷😷😷

我被这个隆总帅得满脸血

1 / 4

© Briandia | Powered by LOFTER